新浪淘寶官方集運客户端

龐麥郎,撕扯着醜陋的過去,沉溺於不會來的將來

龐麥郎,撕扯着醜陋的過去,沉溺於不會來的將來
2021年03月17日 18:00 新浪淘寶官方集運綜合

  原標題:龐麥郎,撕扯着醜陋的過去,沉溺於不會來的將來

  來源:環球人物

  |作者:吳柯沁

  他是寂寞的,因為沉浸在幻想裏;

  他是自卑的,所以沉浸在幻想裏;

  他近乎偏執的喜歡音樂,他只相信自己,因為任何人都會來打碎他的幻夢。

  誰也不會想到,龐麥郎的名字會以這種形式又一次出現在大眾視野。

  3月11日,龐麥郎經紀人白曉發佈視頻稱,龐麥郎因患有精神分裂症,於2021年初被強制送進精神病醫院,商務活動也難以為繼。龐麥郎父親表示,兒子患病原因可能是壓力太大,得名得利以後落差太大,腦筋有些轉變不過來。

  隨着聚光燈的再一次聚集,嘲笑的、批評的、質疑的、同情的聲音又一次湧來,3月12日,一首舊歌《我的滑板鞋》登上網易雲音樂熱搜。

  圓了一個不該圓的夢

  龐麥郎本名龐明濤,1984年出生在陝西漢中。讀書時成績不好,身體瘦弱又幹不了農活。村裏的同齡人看不起他,叫他“枴棒子”,那時他最好的朋友,是姑姑家的奶牛。喂牛時,他蹲在一旁看奶牛吃草,一看就是一下午。

  24歲時,龐麥郎去漢中市區找工作,在一家KTV負責切果盤和打雜,一天工作12小時,一月能掙2000元。也是在這個時候,他迷上了邁克爾·傑克遜,立志做“中國最國際化的歌手”。他在工友們抽煙打牌的間隙,寫了很多首歌,包括《我的滑板鞋》。

  他去北京的時候,趕上了好時機,那時候草根文化隱隱成為流行。2013年9月,北京華數公司選秀看中了他突出的草根氣質,決定花百萬巨資包裝龐麥郎的《我的滑板鞋》。《我的滑板鞋》描述一個男孩買到夢寐以求的滑板鞋的快樂,描摹了底層青年對生活的渴望和暢想。不成熟但有特色的歌詞恰巧擊中了時代的癢點,“滑板鞋”的定義被重新構建和拓展,能引發一定的共鳴。

  然而從小沒有接受音樂教育的龐麥郎唱功極差,當時的經紀人李希説最痛苦的時候是錄歌,“每一遍都唱得不一樣,完全沒有調子”。在李希眼中,“滑板鞋”的大火,主要是公司炒作的結果。幾乎一夜之間,草根翻身,“摩擦摩擦” “時尚時尚最時尚”火遍全國。

  於公司而言,這是一次包裝的勝利,對龐麥郎來説,這是自身音樂實力的佐證,他從此更加堅信自己唱得打動人心。

  年少的經歷使龐麥郎異常自卑而敏感,成名後的龐麥郎極力撕扯着自覺醜陋的、羞恥的過去,固執地認為公眾人物都應該有高貴的出身。1984年的他自稱是“90後”,咬定自己生於台灣基隆(後來轉而説自己來自古拉格),10歲起就在歐洲留學,在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學習音樂,拒不承認父母來自農村。

  “年輕、時尚、國際範”是他眼中的自我形象。他一邊要求影樓把他眼睛P大一點,一邊堅信自己很帥。2015年初接受媒體採訪時,他表示,“國內現在沒有我唱的這種風格,很珍貴的”。他給自己起的藝名叫“約瑟翰·龐麥郎”,他的MV裏一定要出現外國人,“做什麼都要國際範”。吃一頓肯德基或者麥當勞他都會很開心。他依舊要成為那個跟龐明濤毫無關係的,中國最國際化的歌手。“去哪裏都會有人認出來”。

  一夜成名更讓他篤信了那遙不可及的夢。

  “我唱我的,你們罵你們的,

  我們互不影響”

  之後的事情卻並不如他所願。

  龐麥郎拒絕參加公司為他接的商演,因為要和公司二八分成——龐麥郎覺得自己辛辛苦苦做音樂,卻被公司拿走絕大部分利潤。偶然間,他聽説簽約的公司全稱是“北京華數文化傳媒有限公司”,他覺得自己被騙了,“一個文化公司,怎麼能給我出專輯”,他毅然離去。

  他的所作所為引發巨大關注,媒體將他拆得精光。2015年,他逃離公司後在上海的生活狀態被揭露,“牀腳的被單上,沾着已經硬掉的、透明的皮屑、指甲、碎頭髮和花生皮”,被形容為“狡黠、善變、驚惶的人”。他不願露出的那一面展現在了大眾眼前,他編造的幻境被毫不留情地打破,“最後一點尊嚴被刺穿”。

  他被冠上“精神病”的稱呼,雖然他一再解釋自己不是精神病。網絡上的惡意也撲面而來,刻薄的嘲諷,惡毒的侮辱,龐麥郎的巔峯時刻迎來迅速的轉折,也再一次掀起了話題度。

  從輿論漩渦抽身出來的龐麥郎,依舊堅定的要辦個人演唱會。2016年初,《我的滑板鞋》餘温尚在,龐麥郎舉辦個人LIVE HOUSE全國巡演。1月,他在杭州舉辦了自己夢想中的“舊金屬絕版演唱會”首站,吸引了數百名年輕粉絲到場觀看,他燙了自己最愛的邁克爾·傑克遜的捲髮,換了6套衣服,然而龐麥郎全程假唱,甚至多數口型都對不上,跟不上伴奏。

  經紀人白曉説自己曾詢問過龐麥郎要不要發聲明解釋一下,龐麥郎説,“我們不要管那些人,我們把現場做好就行”。白曉説,龐麥郎對於音樂有種近乎偏執的態度,面對否定的聲音,他態度是“我唱我的,你們罵你們的,我們互不影響”。

  ·2016龐麥郎杭州演唱會。

  《我的滑板鞋》之後,龐麥郎再沒有突出的作品出現,觀眾對假唱風波膩味且失望,龐麥郎的話題度迅速下降。2016年下半年,巡演難以為繼,後來每一場的票房規模只能維持在二三十個人。出場費從上萬下降到幾千,後來甚至用花唄支付巡演過程中需要的賬單。2019年的一條視頻採訪中,龐麥郎窘迫地表示一場專場演出預售僅9人買票。在網上曝光的某場演唱會中,現場請了14個保安,只有7位觀眾。

  然而,5年裏,龐麥郎和經紀人白曉依舊在30多個城市舉辦LIVE HOUSE 巡演。巡演視頻上傳到抖音,評論量不大,也不缺“難聽”“毫無節奏”的嘲笑,還有人勸他“找個廠上班吧”。為維持音樂創作,2020年,他們開店賣自主品牌滑板鞋,嘗試直播帶貨,然而銷量並不是很好。2021年1月1日,商店下線。

  ·龐麥郎直播帶貨

  “瘋了的天才”?

  龐麥郎最近一條更新微博時間是1月31日,誇汪峯的新作,也還分享自己早期的作品《阻止你哭泣》

  翻看他的個人微博,在某些瞬間,總會覺得他好像還是從前那個他。

  生日欄上依舊固執地寫着自己1990年生;不斷地推薦自己“不比滑板鞋差”的新歌;分享最近的演唱會歷程;關注圈內音樂人的動態;在8月底致敬他的偶像邁克爾·傑克遜;他還會轉發超模時尚大片模仿照,點贊國際電影節。

  從一夜成名到跌落谷底,他好像還是堅持着“年輕、時尚、國際範”。

  聚光燈移向別處,龐麥郎依然固執在做他的巨星夢。

  2020年7月14日,他在微博上發佈了自己直播數據圖片,觀眾總數有45萬,他寫道“這幾十萬人得有多少個體育場才能坐下!

  經紀人評價龐麥郎像梵高,龐麥郎自己也曾有類似表達。20191216日,他發佈一條微博“梵高先生”。

  有人附和這種説法,認為他是“瘋了的天才”。可在更多人眼中,他只是“流量時代”下的犧牲品之一。

  曾經因酷似馬雲而得到廣泛關注的鄉村孩童“小馬雲”,身患疾病,在熱潮過後被解約。如今回到老家,依然會對着鏡頭重複“大家好,我是小馬雲,我愛你們”。

  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極其相似,都是在資本的策劃,狂熱的追捧下滿足了大眾的好奇心;熱度散去以後,無法上爬,不甘下行,見過繁華之境,再無法迴歸平庸。

  龐麥郎的父親接受媒體採訪時説,剛送他進醫院時,他握着自己的手,流着淚。

  “叫他趕緊把這個病治好,重新再來啊。”

責任編輯:劉光博

熱門推薦

新浪熱榜

微博/微信掃碼去APP查看

新浪淘寶官方集運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4000520066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